若四。獭

cp博爱党 开学=死
严重杂食!! 几乎不玩手游…几乎

【横雏】被舍弃的微光

占tag抱歉
文是我家珏珏写的  嗯…作为一个正直的亲友吹  一定要鼓励她给她灌鸡汤 虽然我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但一定写的很棒!所以请多多鼓励(日)她!(不鼓励也行)
珏珏的作业可是好几次被老师大声朗读过的!
我是真的亲友!!@

村上信五的太太:

★OOC


★OOC


★OOC


★文名来自2012年的魔都高考作文题目《曾被舍弃的微光》


★我觉得尽然已经把曾字去掉了就肯定不是甜的


★短打





村上八成是要完。涉谷昴看着面前一杯接一杯的下垂眼男人,在心里默默的想。


“喂喂喂,你少喝点,明天不上班啦。”


“无所谓。”村上把杯子搁在桌上“反正我的假期排起来能休到明年。”


涉谷翻了个白眼,翻的脑壳疼。这又不是重点。二十多年的哥们做下来他总能猜到村上是怎么回事。


“我说。”


“嗯?”


“咱别一棵树上吊死行不行。”


村上沉默了。


猜对了,涉谷想。能让村上イライラ的肯定不是工作上的事儿了,家里的事儿也不可能,要是家里出事他就不会在这借酒消愁早回大阪了。那答案只有一个,恋爱。


村上喜欢横山裕,涉谷清楚的很,什么时候开始的?等涉谷知道的时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们那时候都在十代的尾巴尖儿上,青春期的劲儿都没过,总想着要闯出点大事来,借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上了京,村上和横山边上学边打工,涉谷兼职驻唱的时候被唱片公司挖去退了学,剩下两个人上完学便工作了,当年的精神被时间磨的几乎什么都不剩,在当下稳住脚才是最重要的。


村上和横山混的倒是挺好,涉谷不是那么容易了,在别人手底下工作就得人让他唱什么他就得唱什么,被几张叫“合同”的纸绑着,浑身不自在。幸运的是合同只签了一年,一年之后涉谷说什么也不在公司呆了,宁愿只做个驻唱。现在也是混的好,开了一家自己的酒吧,招几个管事的和酒保,他继续唱歌,想唱什么唱什么,几年下来还有个人数固定的应援团,带头的是招来的长的像狸猫的酒保。


跑题了,涉谷知道村上喜欢横山是他刚进唱片公司不久。横山选的专业挺忙,有一段时间三个人都不能好好聚一聚,只剩村上和涉谷俩人买些酒跑到教学楼顶去,村上是借着酒劲告诉了涉谷,说完也没后悔。


讲实话,涉谷真没有太震惊,三个人当时上高中的时候涉谷就感觉到什么说不出来的东西,说它是说不出来的东西也不是真的说不出来,总之涉谷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事儿不要说出来为妙。后来村上坦白涉谷也只是傻愣愣的问了句那怎么办。怎么办,能怎么办,埋心里呗。村上说,这个时候也不能直接跑去表白啊,他课业这么繁忙惹他分心不就完了,毕竟……村上闭上了嘴,涉谷等了许久,还是问出来了。毕竟什么。毕竟一个大男人也不想被一个大男人喜欢吧。村上仰头灌了口酒,铝皮边儿划破了嘴角,嘴巴里又苦又涩。


就这么拖着一直拖到现在,二十年都过去了,涉谷都急的慌,自己都没谈过恋爱却在给别人操心,其实涉谷不是很明白,要么表白要么放手呗反正都没什么损失。但他说不出来这话,从小到大只热爱音乐未曾喜欢过人类的涉谷实在是没什么立场这么讲。


可涉谷明白一点,横山裕不喜欢村上信五。就因为他明白这一点,所以总让村上直接去表白,被拒绝之后还能死了这条心再开始个新生活什么的。但他发现村上年纪越大越死心眼,非得一棵树上吊死,明明身边还有那么多好树。


“你到底想怎样吧。”涉谷实在受不了好友这样了。


“我无数次的给自己说。”村上趴在桌子上,盯着面前的酒杯,听着对面人的叹气声。“别等了,等不到了。他不喜欢我,我心里这么明白,可我就想他是不是害羞,是不是等我说出那句话,是不是跟我一样害怕说出那句话之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hina……”涉谷忍不住出声打断了村上的话,他吓到了,村上都明白,想来也是,双商这么高的人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呢。


“你都明白,那咱放手行不行?”


“subaru你懂那种感觉吗,你去过一家店,后来你再想去,发现忘了店在哪了,你就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想放弃想往回走,可你又忍不住去想,是不是就在前面,再走一段吧,毕竟我都走了这么多路了。”


涉谷注视着村上喝醉的眼睛,痛苦纠结和绝望在他的眼底蜿蜒成一条永不干涸的河流。


“我就在他身后,我只想让他回一次头。每次你问我我都会说不等了,我们不会在一起的。可我就想再等等,毕竟我都等了二十年了。”村上哽咽着,在酒精的作用下几乎不成句子的吐露出积压了二十年的感情。


这时候涉谷突然想起一句话,忘了是谁说的。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从未见过太阳。这话用的不对,可就突然想起来了。十几岁的横山裕染了一头金发,笑容真诚又耀眼,想要出人头地拽着他们两个人考上东京的大学,说世界这么大我们应该去闯闯。说的容易,只是说出来当然容易。更加成熟后他们谁也没有再提起当年的话,就算想想也只是觉得当时太年轻,靠着那么几句话就来到了自己完全陌生的地方。


可在涉谷听完村上一席话后,他才明白那个时候的横山裕到底给了村上多大的影响。以村上的性子,他本可以在老家上大学,上完大学便继承家业,按那个流程来说不定孩子都多大了。可他没有。横山裕说世界很大他们该闯闯,涉谷是抱着还在叛逆期想要逃离父母的想法听了横山的话。村上呢,涉谷想,村上是为了什么呢。因为喜欢。因为喜欢他想和他站在一起。因为喜欢他想和他一起直面这个世界。所以他不顾父母阻拦来到了东京。他做到了,他们闯出来了,他能和他站在一起了,却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位置。


涉谷头疼。长这么大才明白单恋真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算了吧,涉谷听见自己说,算了吧村上信五。


村上稍微直起身子。


“你明白,他不喜欢你。”涉谷咽下一口酒。


“你总不能一直等他回头,他回不了头的。你也不能一直站在那里等他回头。那家店找不到就不找了,世界这么大,总有比他好的店。”


是啊,世界很大。


村上稍微松开了攥紧的手指,不论收紧还是松开,时间总能穿过你的手指缝儿然后悄悄溜走。一年,五年,十年,二十年,到达不了的终点。


算了,他对自己说。


算了。


END




好吧文名不符我错了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反正是一篇同人


最后的部分借用了wander的歌词


看情况说不定会删【x

希望lof能有一个 晚上可以屏蔽所有关于食物的文章的功能(。•́︿•̀。)